永远的三十六岁

  我不知道赫赫有名的盲诗人荷马是以何等的声调开始那首数千年流传不息的史诗,然而那“歌唱吧,女神!”的吟唱必定满怀着悲壮。我自知无法与那么壮丽的诗歌咏唱相匹,但当我望着川流的道路,想体味如何吟咏母亲的时候,仍然不由自主的浮出了这个简短而充满悲凉与豪情的意象。也许,这种感情实际上是长歌当哭,在诗意的跳跃中瞬间贯通。  我所见过的母亲的照片不多,大多是很年轻的,大约二十岁,留...
2007/11/14   hjxyww   275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