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香山——松鼠

2007-10-02 22:36:56
hjxyww
转贴 2864

  香山设置了两处观赏松鼠的地点,这是香山上最有情趣的景致,我以为。

  松鼠观赏点无一例外都是在山沟的一侧修建了矮石墙,以防游人下到沟中,另一侧则是没有通路的比较陡的山壁,一般人也难以涉足。

  第一次亲眼见到松鼠,是在香山。以前在学校读本科的时候,同学很兴奋地说,咱学校有松鼠,在教学区靠南门的那条道上的树上看到过!我虽每过必留意查看,但终究无缘一见,因此对这种小生灵充满了好奇,既然香山有点,那是非看不可的!

  岂知这香山松鼠也不是每次都能见到,遇上天气不好或日近正午,那是连影子也找不着的。不过有游人通过喂食的槽滚下花生米之类的食品,加之这些松鼠们见人见多了也不害怕,十次倒有五六次能看到这群机灵的小家伙。

  以前看过动画片或彩色连环画,总是把松鼠的毛色画成桔红色,于是在我未曾亲眼见过松鼠前,总是放眼在一堆褐色的树干、碎石和土堆中寻找跳动的小东西,结果可想而知——自然一无所获!

  “快看!松鼠在它们房子边的树干上呢!正在跑!还挺灵活!”

  “哪里?哪里?”我顽固地找着桔红色的目标。

  “挺小的!灰的!仔细看,正在动的那个!”

  终于看到了!视力不太好的我终于也目睹了这个闻名已久的小家伙的容貌——和我想象的相差太远了——难怪一直找不到它!小小的,不足我的一个拳头大,灰色的皮毛,拖着大尾巴,两只小眼睛倒是清亮亮满有精神!我暗骂这画图的人骗人,然后又自我解释:嗯,大概别的地方松鼠有颜色不同的,要么,人家这是艺术不是写实照片,有点想象在里面也不为过。

  最多的一次,同时见过大约三只松鼠,在离松鼠房远近不同的地方各择树洞蹲着,其中一只在沟里忙着吃游人送的花生。有一家人正好路过,被吸引了过去,小孩子很兴奋自不必说,连孩子的母亲和姨也被感染了,年轻的那位忍不住掰了块黄瓜扔下去,用力大了点,黄瓜砸在了那只吃东西的松鼠头上,可以想象,那松鼠吓得一溜烟跑了。“别扔,看这里有个槽,顺着滚下去就不会砸着它了。”孩子的母亲发现了喂食槽。其实旁边的牌子写得很清楚,禁止投喂,防止伤害松鼠。或许,每个人留心那么一点点,这种无心之过就会避免,而真正的善良意愿才不会变成一种事实的伤害。

  最近一次去香山,已是秋季,然而红叶还没有降临,沿途卖大红果冰淇淋和矿泉水的人似乎少了一些,但卖酸枣的倒是成了一道风景线。秋意逼近,寒气始降,我为小松鼠们担心起来,天气冷了它们是不是已经存够了足够的粮食了?会不会冻着?那小木头松鼠屋不像是多么温暖的样子!

  于是下山时特意绕道去看小松鼠,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早就知道香山在修山道,没想到连这安居了若干年的松鼠沟也不能幸免!“香山松鼠”的介绍牌倒在一边,松鼠屋没了,沟也没了,边上的石墙向山壁弯曲,直接连在了山壁之上,投食的槽和松鼠屋自然是荡然无存。

  “松鼠呢?它们被赶到哪里了?”我四处寻找着。

  “看那块石头上有一只。”他首先发现了目标。我连忙仰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我所能见的山壁的最高处突出来一块石头,石头上赫然孤零零地蹲着一只灰灰的小家伙,不知是看着路上的游人还是昔日的欢乐沟。

  “我觉得它们真可怜,”我说,“想让它们吸引游客的时候就给它搭屋划沟,一旦和自己的景区规划冲突就想拆就拆。这样是不是自私了点?”

  “应该还会在附近再给它们修个屋吧。”他说。

  “希望吧。”

  我们沉默了。

  “呀,耗儿子!”两个男子飞速走下山去,其中一个发现了石头上的小家伙。我顿然无语,能把两种动物混淆到这种程度……

  又一次地下山了,我心里一直再想,下次,我是否能看到那群其速如影的小家伙,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地觅食、嬉戏和追逐……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